弃总在北越天海捞帝王蟹

自己产粮自己吃,悄咪咪的产φ(゜▽゜*)♪

天呐!美人快来我怀里吧(二)

天呐!美人快来我怀里吧(二)

        苍的一席话成功为苏苏引来部分同学的艳羡还有眼神杀,瞬间让苏苏尴尬的笑了笑,只得打住小动作一心一意地听课。

        夕月也是暗暗庆幸没有被哥哥抓到把柄,不然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还在想着自己很庆幸的夕月却被一只白色粉笔头砸中头部,苍的教训也来到:“上课开小差真当我是空气好说话,放学后抄一百遍道德经给我。”

        夕月摸着白色粉笔头砸中的头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疼,为什么每次上课和苏苏私下里的隐秘互动会被发现,苏苏是警告而我是被各色粉笔头砸中。这次比以往还严重抄一百遍道德经是什么鬼,写个道字都手酸的夕月表示这次踢到铁板也只能认栽:“是,老师。”

        苏苏一脸庆幸自己没有被罚抄道德经,只能回予夕月爱莫能助的眼神。

        只听苍在讲台上又一本正经地告诫学生们:“在我的课堂连我的美色你们都无法忽视,那么你们在这里上的课是没有意义的,沉迷美色耽误学业不是说说而已,希望同学们不要误了自己的学业。新来的同学希望引以为鉴,别学着苏苏和夕月看到老师两眼发狼光让老师觉得自己有种被生吞活剥的错觉,咳咳。”

        底下的学生不敢笑只能憋着,銀鍠若絮更加是羞愧难当,老师的眼光真刁啊,我还没有所表示已经被葱花看得透彻,目测葱花搞到手需要父皇出手才行。唉,在父皇眼里葱花就是来跟他抢女儿,怎么会帮着我追葱花,这次来苦境大学还是打着学习苦境商业的名号才转来,否则父皇都不让自己一人独身前往苦境,看来在追求夫君的道路上真是荆棘重生麻烦不断:“老师,若絮铭记在心誓死不忘老师敦敦教诲。”

        苍给予銀鍠若絮热烈的掌声:“说的好,誓死就不必。学有所成才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讲台下的同学也跟着鼓掌。

        异度魔界朝露之城,弃天帝看完銀鍠若絮不告而别的信件,轻轻地哼了一声手中的信化为灰烬:“哼,好个不告而别,教养不成的丫头学什么不好非学着人类的情感。那个小道士就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你丢下你的家人,那点心思以为藏的深就不会被发现,銀鍠若絮,你会为你所做的事后悔不已。朱武,到苦境擒她回来。”

        銀鍠朱武沉吟半刻还是劝说弃天帝:“父皇,万万不可。若絮此去苦境学习是你亲口答应。若是贸贸然行动会留下出尔反尔的骂名还损伤父女感情。”

        弃天帝冷哼一声: “吾儿,说出这句话,是打算包庇若絮。”

        朱武:“父皇,朱武是为你和若絮着想。父皇平时那么疼若絮,狠得下心肠让若絮伤心。况且若絮是我唯一的妹妹,做兄长的不维护她难道要让个外人来维护。父皇,请你三思。”

        弃天帝咬牙切齿:“疼她也要看清事实,小道士有比我重要。”

        銀鍠朱武接着道:“兴许是一时心动,待玩腻了就回来。”

        弃天帝思索良久:“最好如你所说,下去吧。”

        銀鍠朱武告退。

        銀鍠若絮,苏苏两人在食堂吃晚饭,边吃边聊夕月没有一起。苏苏搅着碗里的紫菜蛋花汤:“今晚不会回宿舍了,估计明晚才能看到夕月。一百遍道德经不是闹着玩的。”

        銀鍠若絮夹着一块辣子鸡放嘴里:“夕月不饿嘛?我们要不要帮夕月打饭?”

        苏苏示意銀鍠若絮看向教师职工打饭窗口。銀鍠若絮转头一看,顿时觉得苏苏真是个知情识趣的好室友:“是葱花在打饭。苏苏你真是我的天使,不知道葱花来不来我们这里坐?”

        苏苏给銀鍠若絮翻了个白眼:“打了两份饭回自己的宿舍吃。”

         “可惜了,今天不行还有明天。不信葱花不和我同桌吃饭。希望葱花吃的饱饱的,当老师就是辛苦。”

        苏苏点点头继续和红烧鸡腿奋斗着含糊不清道:“嗯,你说的对。”

         苍打饭回到自己的宿舍,正好看到夕月在扔书本:“你这傻丫头犯得着拿一本书出气。”

        夕月顶回去:“我出你王八羔子的气。”

        苍周围气场顿时如汹涌的海浪袭向夕月,吓得夕月躲到桌子底下被拂尘抽的阴影至今还在。

        “唉。”

        苍放下手中的饭菜,到桌子底下把夕月扶起来:“都多大年纪了还学着小娃子出口成脏。哥哥也是想让你以身作则给你的朋友做榜样完成学业。”

        夕月气鼓鼓地不说话任由苍抱着坐到椅子上:“说你呢,你又生气。不说你,总是整天发着花痴魔皇魔皇的,书也不好好念。给你打饭回来了,吃完在抄。”

         苍把一份糖醋排骨,酸辣汤,辣子鸡,清炒菠菜,一碗饭放到夕月面前:“吃吧,饭菜凉了不好吃。”

        夕月坐着就是不动,苍又道:“你就算生气也等把饭吃完在气。哥哥给你赔不是,不该罚你抄道德经。”

        夕月小声嘟囔着:“都是你的错,我本就不想来学校,是你非要让我来。抄一百遍,我看着都烦。”

        苍拿起夕月抄的道德经,脸上黑了一半也不能发作:“把字写好,也是一种文化修养,你看你这字写的跟蚯蚓打架似得,哪来的娟秀美观可言。哥哥看了只能说它认得我,我不认得它。夕月看了也头大。”

        夕月被苍这么一说,气愤不已:“你胡说,我明明写的很好看。”

       苍拿起筷子给夕月:“跟哥哥说话了,先吃饭过后在讨论。”

        吃过饭的兄妹两人一个在备课,一个继续抄道德经,只见夕月烦躁起来书本,笔,抄的作业均被扫落地上:“不想抄了,我想回宿舍。”

        苍再次捡起地上的书本,笔,作业哄着夕月:“吃饭时不是答应要抄完,谁是小骗子来着。抄完夜已深,宿舍门也关了,今晚在哥哥这里睡吧。”

       夕月躺在床上一口回绝:“没耐心。”

       苍把自己的备课笔记书本都搬到夕月的桌子上:“哥哥也在备课,有哥哥陪你一起。快过来,夕月。”

        夕月知道苍的脾气现在是好说话,发起火来问题就大了,只得乖乖的坐回桌子上又和道德经磕上。苍备完明天要上的课,拿起笔也加入和夕月抄道德经的队伍里。

         “什么?他们是兄妹?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他们兄妹就不该同处一室,男女七岁不同席,就不知道避嫌。”

        銀鍠若絮尖叫着,使得苏苏掏了掏自己耳朵:“叫那么大声干嘛?耳朵都快要聋了。”

         銀鍠若絮知道自己一时失态,忙道歉:“苏苏,是我不好。我一时无法消化这个信息。”

         苏苏敷面膜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男女七岁是不同席,苍的隔壁是翠山行,可懂。你一个公主一惊一乍成何体统。”

        銀鍠若絮表示可以放下心睡个好觉:“那我就放心了,我只是不想苍的房间里有别的女人,就算是……妹妹也不行。我的心眼很小,只能容纳苍还有父皇。”

         苏苏阴测测地看着銀鍠若絮:“你可别让夕月听见,夕月会扒了你的皮。”

        銀鍠若絮被苏苏看的汗毛竖起:“哈哈,我是胡言乱语了。我困了先睡了。”找了个借口掩饰自己的心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