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总在北越天海捞帝王蟹

自己产粮自己吃,悄咪咪的产φ(゜▽゜*)♪

天呐!美人快来我怀里吧

天呐!美人快来我怀里吧(一)

        今天苦境大学转来了一名异度魔界的转校生,夕月、苏苏两人都坐不住了,在课堂上两人嘀咕着不知道来的会是谁,还偷偷鄙视谈老师没有及时说出来。

         夕月悄咪咪地给苏苏递纸条,苏苏打开纸条看内容:希望来个女生,最好是和我们一个宿舍。我们就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弃总,保佑是个女生。

         苏苏呼出一口气,内心暗自窃喜不已:嘿嘿嘿,我只想近距离观看水仙动作片。+1保佑是个女生。并给夕月一个苍天保佑的眼神:我们的愿望会成真的。

         夕月和苏苏盼着一上午的转校生都没有出现,苏苏嘀咕着:“实在是无心学习。”

         夕月也跟着嘟囔:“害我上课都没有注意看谈老师,失策啊!”

         苏苏白眼儿一翻,去食堂打饭回宿舍吃,夕月也只能悻悻然的跟着去毕竟吃饭才是大事。

         若絮跟着宿管阿姨来到233号宿舍,宿管阿姨热情的帮若絮开门:“小姑娘,你以后就住这个宿舍。里面住的两个小姑娘也是很好相处的,她们不会欺负人,只是偶尔脑子抽风会喊着苍好帅啊,泉兔兔的眯眯眼能不能在睁大一点,什么水仙好磕啊,今天看到素素对我笑了,+3老师又给墨老师吹笛子啦,你就别太在意,哪个少女不怀春呢,你们花一样的年纪就该好好学习将来有一番成就也是有美人入怀的,阿姨也不希望你们现在年纪轻轻被美色耽误。”

         初来的若絮诚惶诚恐地听着宿管阿姨的劝说,在听到苍好帅后满脑子都在想着要怎样才能接近苍,要不然这校就白转了。至于宿管阿姨后面说的话,若絮一点也听不进去。

          跟着宿管阿姨进到宿舍,若絮瞬间被墙上糊的海报,床上的四件套,桌子上的桌垫,水杯、杯垫给镇住,另一张床是玄同和泉兔兔的双人四件套,父皇的等身抱枕和枕头。这要是被父皇知道,父皇是要打人的,瞧瞧那色气满满的等身抱枕,自己买了一个也不敢放房间里只能压箱底,就怕父皇看见。

         宿管阿姨瞧见若絮目瞪口呆的萌表情:“你们小姑娘啊,就好这样的。阿姨也不会说什么,不出格阿姨也不会管。小姑娘你就睡夕月旁边的空床,这个夕月也真是,尽是什么物品都扔这空床上,阿姨给她整整。小姑娘拖了那么重的行李也是够累的,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宿管阿姨找来一张椅子让若絮休息并给若絮倒了一杯白开水。

         夕月,苏苏两人打饭回来,看到自己宿舍里走出来的宿管阿姨有点惊讶,苏苏开口问:“阿姨是不是来检查卫生?我们还没搞卫生。”

          “你们这两个孩子就知道这个帅那个好,卫生还不是阿姨帮你们搞。又不会扣你们的分数有什么好怕的。”阿姨语气温和地说到:“你们搬进来了一个小姑娘,可别欺负新来的啊”

         夕月、苏苏对视一笑:“阿姨,我们会好好照顾新来的校友。”

          “阿姨下班了,你们好好相处。新来的姑娘叫銀鍠若絮。”宿管阿姨介绍完转身离开。

         与苏苏走进宿舍,正好看到若絮在吃午饭,夕月、苏苏也各自坐在自己床铺上吃午饭。

         夕月向銀鍠若絮介绍自己:“呃…你好呀,我叫夕月。你呢?”

        銀鍠若絮有点纠结的对夕月说:“可以叫我若絮,只是有点纠结该用哪个姓啦?”

         这话反而让苏苏感兴趣:“难不成你还有两个姓?”

         銀鍠若絮对苏苏礼貌地说:“是啊,我哥哥姓銀鍠,我自然和我哥哥一个姓。我爹是异度魔皇弃天帝,我也想用我爹的弃天做姓氏,銀鍠若絮、弃天若絮,两个姓用得甚合我意。”

         苏苏也是很惊奇:“你不会是那个传闻中的父控若絮吧?”

         銀鍠若絮汗颜不已:“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是很爱我父皇啦。”

        苏苏直言道:“夕月,看来你的梦想要化为泡影了”

        夕月听到苏苏这样说,不以为然地说:“你别这样,还没试过谁知道结果。”夕月指着苏苏对銀鍠若絮说道:“她是苏苏,以后我们都住这个宿舍。”

        銀鍠若絮看着苏苏与夕月的对话,又见夕月介绍苏苏给自己,忙点头:“好。以后请多担待。”

        夕月倒床上床蒙头大睡,从被窝里传出声音:“下午还有课快点睡。”

         苏苏问銀鍠若絮:“若絮你分来我们宿舍,是不是也和我们同一个教室?”

        銀鍠若絮:“818教室。怎么听着像扒一扒?”

        苏苏嘿嘿笑了一下:“像不像扒光教室?我和夕月私下都吐槽为扒光教室。”

         銀鍠若絮爆笑不止:“哈哈哈哈哈,你们哈哈哈哈哈。”

        苏苏:“别笑那么大声,吵到床上的人睡觉。”

        銀鍠若絮憋着笑不出声表示理解,而被窝里又传出夕月的声音:“我现在还没睡呢,我在听你们的谈话,继续说。”

         苏苏哼的一声也趟床上:“我也睡觉去,下午好有精神看葱花。若絮你今天托行李也挺累的,睡吧,我们起来叫你。”

         今天是第二次听到葱花了,我快要看到我素未谋面的夫君了真是好幸福鸭,早点休息好有精神见未来的夫君。銀鍠若絮暗暗唾弃自己没羞没躁,手都没牵过人也没见过就夫君夫君叫起来,不要脸啊不要脸,可还是能听到自己心砰砰跳动着。啊!葱花真香。銀鍠若絮紧张地问:“苏苏,苍是不是也教818这个班?”

         苏苏躺床上回答:“是啊,你干嘛那么紧张,莫非看上了他?”

       銀鍠若絮打消苏苏的疑虑: “没有,睡觉吧,我也觉得好累。”

       苏苏暗暗偷笑,不说苍我还不会那么想,看来明明就是为了苍转校的,苏苏看銀鍠若絮否认也不点破。

        在课堂上,銀鍠若絮似狼一样地盯着苍的一举一动,坐在旁边的苏苏都能感受到銀鍠若絮那火辣辣的目光。给夕月递纸条上面写着:“你哥哥快要被若絮盯成裸男了。”

         夕月给苏苏的纸条是:“我没有那么严重的兄控,只要不是当众扒我哥哥衣服就好。我对我哥哥很有信心的,黑道大哥不是白叫的。”

        苏苏看着纸条也只能憋笑到肚子疼,这两人一个想魔皇弃天帝一个想葱花,难道就不能像我一样磕水仙嘛。葱花的妹妹,魔皇的女儿,我怎么闻到了浓浓的狗血味道。

        讲台上的苍望着台下的苏苏: “苏苏同学,把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或者专心上课。”

        苍的一句话把銀鍠若絮,夕月也吓到了,这两人也是无心上课沉迷美色中。

         

        


评论

热度(5)